女子缴纳6300元学车费后 “挂靠教练”失联

福州市民陈小姐这几天郁闷坏了,今年3月,经朋友介绍,她在一个姓赵的挂靠教练那里报名并缴纳6300元学车费用,可练了几次车后,最近她发现教练联系不上了。

“电话打不通,找我朋友,朋友说他也联系不上这个人了。”陈小姐说,自己练车期间,并没有打卡、签到等行为,无法证实自己曾在该校练车。她找驾校要说法,被告知驾校里根本就没有她的报名信息。她怀疑该教练带着自己的钱跑了。

昨日,鑫汇丰驾校负责人表示愿意尽量协调此事,当事教练的妻子肖女士表示会在11月6日前将钱款退还给陈小姐。

学员报名学车

直接转账给“教练”

“朋友以前也是在赵教练手上学车的,觉得他人还不错,学完后给他介绍了几个学员,反映都还可以。”陈小姐说,出于对朋友的信任,她决定到赵教练手上学车,并将6300元报名费直接转账给对方,委托其报名。“交费后,我去练车练了有六七次吧。”陈小姐说,练车的地方在晋安区鑫汇丰驾校的场地内,但练了好几次,自己都没有得到去考科目一的通知。

“我问教练时,他就说名额满了没排上,让我等等。”陈小姐说,没想到,10月份开始她便联系不上赵教练了。

记者了解到,和陈小姐有同样遭遇的,还有另外一位市民,对方在去年5月份直接将钱转账给赵教练,委托其报名,随后跟他在鑫汇丰驾校的场地内练车,但直到今年10月份,也没有被安排去考科目一,此外,二人学车期间,也并未在校方进行打卡、录指纹等。

记者昨日拨打陈小姐提供的赵教练电话,被提示已关机。

校方称无赵教练信息

但愿意介入协调

“我们也找了学校,但是学校说,这个教练不是他们学校的,跟他们没关系,驾校的报名系统里也没有我们的报名信息。”陈小姐说,她猜测赵教练可能是带着自己的钱跑了,但她不明白,既然自己是跟着教练在鑫汇丰的场地里练的车,那么校方怎么可能没有这位教练的信息呢?

昨日,记者前往鑫汇丰驾校,该校负责人李校长同时也是福州众兴、宇杰驾校的负责人。他称,自己知道陈小姐反映的这个事情,但涉事的“赵教练”确实不是他们驾校的教练。

“听说有一个教练以前找他来帮过忙。”李校长说,自己2013年接管鑫汇丰驾校以后,对一些挂靠教练进行管理,目前三家驾校加起来共有十几名挂靠教练,但校方要求严格,不会出现陈小姐反映的情况。得知陈小姐的情况后,他也向部分教练进行了解,得知赵的教练证已经被吊销,没有教学资格。但他表示自己愿意帮忙协调,尝试找出赵教练。

昨日,福州运管处驾训科工作人员登录内部网站,并没有查询到赵教练的信息,“不知道他以前是不是教练,总之现在不是,很有可能是社会人员进行行骗,我们无法监管。”

昨日下午5时许,赵教练的妻子肖女士出面,向记者和陈小姐表示,将在11月6日前将款项归还。对赵教练的教练证是否被吊销,她表示不清楚。

业内人士提醒

款项应直接交给校方

记者了解到,学员学车没有向校方直接报名,而是通过教练或是其他渠道交钱,此前便已经产生了不少问题。业内人士表示,学员一定要直接交钱给校方,并且索取票据。而挂靠教练对驾校而言,最大的问题就是存在监管难度。

“驾校接收挂靠教练后,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就是承认这个挂靠教练是该驾校的人员,必须受驾校管理。但是对很多驾校来说,他们主要精力放在生源招收上,对教练员的管理相对较松,甚至把部分权力给了挂靠教练。

他表示,教练员可以帮驾校介绍生源,却无权收取学费,但在驾培行业里有一个潜规则,驾校对于这些挂靠的教练,一般私下默许他们先行收取学员报名费,如果教练员私下收取学员费用没有上交,或者额外收取学员其他费用,驾校根本监管不到。还有个别驾校违规操作,甚至默许教练在外私自设点收费,并将一整套的指纹电脑系统提供给教练员,让教练“自主经营”代为招生。

因此,业内并不建议有的学员为了贪图方便直接向教练交钱,即使真的要交钱,也一定要索取收款收据,写明该款项的用处,在练车途中有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也要及时反映、解决。

本文由威尼斯88330com发布于汽车销售,转载请注明出处:女子缴纳6300元学车费后 “挂靠教练”失联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