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基降温 中短债基时隔十年重出江湖

  年中临近,部分货币基金和债券基金开始面临压力。

  货基降温 中短债基时隔十年重出江湖

  6月27日,一位华南的基金人士告诉记者:“昨天我们有一只货币基金赎回了几十亿,另一只基金赎回十几亿,还有一只定开债基金正值开放期,也赎回了一个亿。”

  中国证券报

  另一家大型基金公司的人士也告诉记者,由于债券型基金今年业绩不太理想,公司的几只债券型基金面临压力。

  委外债基发行回暖

  不过,有人辞官归故里,也有人星夜赶科场。

  债市寒冬之下,委外债基成为一些基金公司的新希望

  最近百亿委外的定制基金重现江湖,在一周内分别有一只100亿和60亿规模的委外定制发起式基金成立。

  2017年,剔除货币基金后,千亿元规模以上的基金公司仅剩14家,其中,易方达、华夏、嘉实、中银、博时、南方基金规模超过2000亿元,位列第一梯队。相比之下,凭借余额宝占据多年规模冠军的天弘基金年末规模排名降至48位。与此同时,过往依靠股东优势推动货币基金快速增长的部分银行系基金在剔除货基后,规模也出现了较大缩水。

  对此,有银行人士表示,银行近期确实在赎回部分委外基金,但同时也在继续做委外,不过,现在银行选择委外机构的标准是“看评级 ,看业绩,还要考虑合作关系——跟银行的综合收益有关”。

  基金公司规模统计口径变化缘于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2017年12月8日在基金评价业务座谈会提出的要求:基金评价机构应进一步弱化对公司管理规模的关注,不再公布包含货币市场基金规模的排名数据,转而建立更为科学、全面、合理的基金管理公司评价指标体系,引导投资者及相关方更为理性、客观地看待规模排名,突出长期投资、价值投资对于财富增长的重要作用。

  流动性的压力

  “货币基金不计入规模排名之后,意味着通过互联网基金销售渠道发挥长尾效应积累庞大规模的最好时代已经过去,主动管理能力成为公募基金的核心竞争力。”某公募基金策略分析师表示。某基金公司人士认为,短期内,由于规模排名仍然是股东考核基金公司管理层的重要指标,因此,在失去了货币基金这个“冲规模小能手”之后,一些基金公司必然还会在基金规模上做思考和转变。

  6月底,市场流动性难言宽松。

  在短期业绩排名难以改变的情况下,债基成为重要突破口。2017年12月,债券型基金发行明显回暖。上海证券研报显示,2017年12月新增发行债券型基金36只,较11月增加14只。

  事实上,二季度末,商业银行要面临MPA(宏观审慎体系)2017年年中考核。为应对考核要求,各家银行正回笼流动性资金。

  然而,债市的熊途漫漫却使债基规模增加难度加大。2017年,债券市场全年表现疲软,债券型基金募集举步维艰。进入2018年,这一状况难仍在延续。Wind数据显示,目前市场上共有53只开放式债基(份额分开计算)尚处于募集期。2017年12月份以来,多家公募旗下的债券型基金纷纷发布延长募集期公告,这些债基原本均定于在2017年底前结束募集,由于募集情况并不理想而延期。据好买基金网提供的数据统计,去年债券型基金产品平均收益率为1.88%,四季度各期限收益率大幅上行带来的急跌行情,更是将单季度的平均收益率下杀至0.03%。收益率降低的背后是规模的缩水。Wind统计表明,去年四季度超六成债券型基金的份额出现缩水,甚至有部分债基规模挣扎在5000万元清盘红线边缘。

  一位银行业人士告诉记者:“现在赎回的主要是货币基金和一些开放式、没达到收益的基金。”

  债市寒冬之下,一些基金公司目光盯上委外债基。根据去年3月下发的委外监管新规,单一持有份额超50%的新基金需采用发起式基金形式,且采用封闭式运作或定期开放运作,定期开放周期不得低于3个月。此后,委外定制基金产品多以发起式定开债基的形式出现。据统计,2017年四季度以来共有52只发起式定开债基先后成立,另有数十只定期开放债券型发起式基金排队正等候审批。

  而此时,正值货币基金的收益快速上涨。

  此次受排名新规影响较大的部分银行、险资背景的基金公司也纷纷依靠雄厚的股东实力,推出发起式基金,通过发起式债基直接做大规模。事实上,对大量银行委外资金而言,在强监管、去杠杆的背景下,也开始偏向于选择风险较低的债券型基金。

  6月27日,最大的货币基金余额宝七日年化收益为4.10%,6月份,余额宝的最高年化收益达到4.16%。余额宝的收益率飙升到了近两年来的新高点。

  中短债基金重出江湖

  6月27日,在资讯有统计的728只货币基金(A/B/C等份额分别统计)中,平均7日年化收益率达到4.1647%,收益率最高的嘉合货币B,7日年化收益率达到6.895%。

  债券基金的另一个变化来自沉寂多年的中短债基金。2017年6月,鹏扬基金成立了鹏扬利泽,9月,金鹰基金又成立了金鹰添瑞中短债。时隔11年,曾经爆红的中短债基金又重现江湖。

  上述华南的基金人士表示,目前委外资金开始有意向赎回货币基金,原因是银行面临年中大考。

  2005年,在股市低迷之际,博时基金成立了行业内第一只中短债基金——博时稳定价值,首发募集45.80亿份。中短债基金和普通债券基金最主要的差别体现在投资组合的久期方面,投资债券到期年限不超过3年,不能配置股票、可转债等品种。同年9月,易方达基金成立第二只中短债基金——易方达月月收益,募得114.56亿份。随后,多家基金公司相继成立中短债基金产品,中短债基金成为当时市场上的爆款。但好景不长,随着2006年股市大牛市的到来和货币基金开始崛起,中短债基金的收益低于预期,与货币基金相比不具优势,出现巨额赎回,不少中短债基金选择转型为货币基金或普通债券型基金。成立最早的中短债基金博时稳定价值于2007年转型,在投资范围内增加了可转债和申购新股等投资品种,红极一时的中短债基金陷入了长久的沉寂。

  另一位基金业人士也告诉记者,“今年规模增长比较快的货币基金,可能赎回量也会相对比较大。”事实上,委外投资的可以让货币基金规模迅速做大,但当机构出现变化时,也可能给货币基金带来流动性风险。

  谈及中短债基金产品的重生,金鹰添瑞中短债基金经理龙悦芳道出如下理由:首先,出于对政策的预判。采用成本估值法的货币基金受到越来越多的监管限制,未来可能转变为纯流动性管理工具,收益率优势将减弱,中短债基金在投资范围、久期管理上均有一定优势,长期持有有望获得优于货币基金的收益。其次,在金融去杠杆大背景下,监管趋严,货币政策稳健中性,利率维持高位,持有短端品种吃票息是获得较强确定性收益的最佳策略。金鹰基金利用其在短端管理方面的人才储备,提前布局中短债基金。

  据记者了解,年中委外的预期收益率正在上升。6月27日,一位银行人士表示,该行现在委外要求的收益在5.5%左右。

  作为金鹰添瑞中短债的基金经理,龙悦芳对这只产品充满了信心和期待。她认为,在债券市场前景尚不乐观的情况下,短端的品种久期风险小,收益确定性相对较强。事实上,运行一个多季度以来,金鹰添瑞中短债基本达到了龙悦芳的预期。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月10日,金鹰添瑞中短债A和C成立以来的单位净值增长率分别达到1.4879%和1.3682%,位列同类产品同期单位净值增长率的第二和第三位。

  而另一家银行人士也表示,“我们委外要求的收益率在5%以上,因为同业拆借回来也要5%了。”

  龙悦芳也道出了管理这只基金的不易。她表示,在收益率上行、利率曲线倒挂、信用利差较窄的市场中,货币基金较高的收益率短期还能维持。在这一阶段,中短债基金要战胜货币基金,既要保证净值稳定又要获取超额收益,对基金经理的要求更高。

  而此前,5月份时,银行委外要求的收益大致为4%-4.5%,最低为3.8%。

  除了已经发行中短债基金产品的鹏扬基金和金鹰基金,还有多位基金公司人士透露,公司正在准备短债基金和中短债基金产品,打算在2018年发行。在新的监管形势和债券市场短时间内难以走牛的市场环境下,中短债基金有可能在近年迎来一个发行高潮。

本文由威尼斯88330com发布于集团财经,转载请注明出处:货基降温 中短债基时隔十年重出江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