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揭秘中国私募基金:几度沉浮 仍游走于灰色地

  侯健认为在未来的中国,公募基金只能作为私募的追随者,甚至是抬轿者。

  中国人民银行进行的全国城镇储户问卷调查结果显示,今年第二季度证券投资首次超过居民储蓄,成为居民理财的首选。老百姓金融资产开始大搬家,一个全民投资的新时代正在到来,而一个低调而神秘的群体也由此进入人们的视野,这就是私募基金。

  撰稿/张 静(记者)

  目前,国内对私募基金还没有非常准确的定义,一般就是指那些不公开宣传的、私下向特定投资人募集资金的集合投资,由于没有明确的法规和部门对他们进行监管,一直以来,大量私募基金游走在灰色地带,不过,在深圳上海等地,也有一些私募基金逐渐回到阳光之下。

  参与过起草《公司法》、《信托法》、《基金法》的著名专家王连洲有笔十来万的养老金,交给一家机构打理,到2006年3月下旬账户上只剩下60300元。

  阳光私募跟投资者利益捆绑紧密

  王老找到那个一直在他耳边唠叨投资理念的“小朋友”:“当年美国证券业之父格雷厄姆,在巴菲特创业的时候给了他5万美元做启动资金。既然别人称我为‘中国基金业之父’,我也给你几万块钱,看看你成不成器。”

  深圳市明达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是深圳最早走向阳光化的私募基金之一,董事长刘明达在2005年就与深圳国际投资公司合作,推出了“明达证券信托投资基金”。投资者就像购买公募基金一样购买信托产品,所有的钱集中到一个银行账户,由信托公司和银行来监管这笔资金的,令记者奇怪的是,已经阳光化的明达公司里,竟然找不到一个操盘手。

  “截至到12月29日,这个账户已经超过25万。扣掉后期追加的一点资金,总收益率早已达到200%多。”

  深圳明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刘明达:“我们发出交易指令,由信托公司有专门的人来操作。”

  这个年轻人是蓝海财富投资有限公司的执行总裁,一位被业内称为“新生代、学院派”的私募基金经理人。

  在过去还处于地下状态的时候,买卖股票完全由明达公司自行决定,现在,以这种发行私募信托产品的方式,明达公司成为了投资顾问,投资决策方案、交易决策指令和基础研究由明达公司完成,而具体交易和风险控制都是由信托公司负责。信托公司才是产品的发行主体,刘明达做出买卖股票的决定后,必须由信托公司的操盘人执行。

  公募是私募的训练营

  刘明达:“我们提前要把我们股票池里的股票报送给信托公司,而且也有10%的持股比例的规定,对一家股票的持有不能超过5%,ST股票是严禁买卖的。”

  在金融街丽思卡尔酒店,满以为即将面对一位吕梁般诡异的江湖大鳄,直到一身黑衣,清瘦、平头的侯健落座,面对录音笔侃侃而谈4小时。“既然要阳光化,就没有什么见不得人。”

  这种证券信托投资基金,跟那些没有任何监管方的地下私募相比,引入了监管方,并有相关规定的约束,透明度有所提高,被通俗地叫做阳光私募,与公募基金相比,它的发行要求不如公募基金严格,也不必像公募基金那样定期披露详细的投资组合,一般只需要半年或一年内私下公布投资组合就可以,所以它的投资仍然具有一定的灵活性隐蔽性。那么阳光化的私募基金,收益到底如何?

  像宁波解放南路“涨停板敢死队”那样的短线操作,并不受主流私募基金所青睐。但侯健坦言他偶尔也做做中短线。“你可以坚持价值投资,不发挥这个能力,但在中国这个新兴市场,必须对市场敏感才好。”

  从2005年11月发行到2007年6月30日计算,明达一期的总回报率为232.57%,同期上证指数增幅为243.95%,而明达二期和三期都是接近同期指数,而这样的业绩,在已经发行产品的阳光私募里已经是表现出色的了,事实上,按照信托产品计划,私募基金公司大约可以分享投资收益的20%,阳光私募和地下私募一样都天然地追求绝对收益,那么,为什么阳光化的私募基金,并不像地下私募那样能够获得超过市场平均收益好几倍的暴利呢?

  1999年侯健尚是《金融时报》一名记者。“我预测大盘走势的准确率能达到90%,到最后整个办公室的同事,只要我一上班都围着我的桌子问该买哪个。现在想起来觉得那时很幼稚。”

  记者:“如果这里的某一笔资金,投资者挣了一百万的话,其中有20万是你们的。”

  在国泰君安的楼上办公,意外之喜是可以在食堂吃饭的时候结识大批证券公司的客户。“他们不到两个礼拜就把交易密码都交给了我。等手上有了1000万,我就自己出来做私募了。客户对我非常好。在北大光华读MBA时,有位客户几乎每天早晨从亚运村开着他的越野吉普到北大,跑到46楼3单元3023接到我,再送我去《金融时报》上班。”

  刘明达:“基本上这样的。”

  没想到这个时候侯健又给自己“转正”了。“当初没考虑太清楚,这是实话。也想多方面了解一下业内机构,周游列国、知己知彼;博采众长,方可自成一派。”

  记者:“这样就证明你们的利益是分半。”

  “进公募还是学到一些东西。我感觉公募基金的投资过程还是比较严谨的,它的劣势在于激励机制、股东架构、公司治理结构等等,你想想国企就明白了。”

  刘明达:“没错,你可以想这样,难道我们不希望使得这个暴利吗,但是这个暴利,它意味着风险,所以我们实际上,每做个投资都是如履薄冰的。”

  2006年基金发行火爆,广发策略优选、易方达价值精选、南方绩优成长等纷纷首发过百亿,12月7日,嘉实策略增长基金募集约419亿元,再次刷新了基金业股票型基金首发规模纪录。超大规模基金的成功发行,挑战着这些基金公司的管理能力,谢国忠曾指出这也可能是一个灾难。

  记者:“如履薄冰。”

  “公募基金的利润来源主要是管理费收入,它的特点是追求规模最大化,而不是业绩最大化。而且公募的投资决策操作过程过于繁琐,还得每时每刻为净值排名担心。有些公司不仅注重每周的净值增长,甚至连每天的净值增长都很在乎,弄得每个人的压力都非常大。”

  刘明达:“对,特别是在这个四千点上面。”

  侯健认为在未来的中国,公募基金只能作为私募的追随者,甚至是抬轿者。“我可以大胆预言,很有可能在不太长的时间内,私募基金会超过QFII和公募基金。QFII就是外资共同基金,既然在国外共同基金没能做赢对冲基金,它有什么独特的长久优势在中国本土市场上超过中国的私募基金?”

  跟地下私募基金不同的是,阳光私募基金中,私募基金公司所持有的投资份额必须占到总资金量的10%,而且如果出现一定程度亏损,信托公司会按规定来强行平仓,所以,阳光私募跟投资者的利益捆绑得更紧,大部分阳光私募的负责人在追求绝对收益和防范风险之间往往把风险放在了第一位。

  业内早已流传少数公募基金经理与私募之间时有利益输送,侯健表示确实存在这种现象。“公募基金固然人多势众,但很可能会一定程度上为私募所用。做公募基金拿的是工资,一年不过赚几十万或者上百万,而做私募是直接拿盈利后的利润分成,一年几百万、上千万。有些公募基金成员可能会在外面带一些盘、帮别人理财,或给私募基金提供一些消息、托一下盘。在这种情况下,公募基金面临着两个危险:可能成为私募基金经理人的训练营和藏污纳垢之处。”

  刘明达:“2季度大幅减仓,从我们分析来说是做一个应该做的事情,收益率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能因为短期收益率低觉得无法应对。”

  “我认为未来有两种人会选择公募基金,一是刚出道的,二是保守型的基金经理人。我想巴菲特、索罗斯、罗杰斯之流,绝对不可能在公募基金做基金经理,公募也很难为非常有个性的人在里面自由发挥、树立个人品牌提供充分的自主空间。”

  在"530"暴跌之前,明达公司的持仓量只有30%,这自然大大影响投资收益率,而跟一些表现突出公募基金相比,今年上半年以来阳光私募的收益水平明显落后,对于市场种种有关阳光私募投资能力的质疑,刘明达并没有感到太大压力。

  巴菲特,还是索罗斯?

  刘明达:“我想我们始终是把风险控制放在第一位的,所以我们才能够弱视这个市场的短期的狂热,经过我们长期的研究和工作,我们知道我们所持有的这些公司,一定会给投资者带来稳健的回报,而不是说通过投机来获取短期利益。”

  1999年中至2000年5月,私募基金曾经大热。证券业精英纷纷单飞,但在2001年后大批公司因亏损而退出。随着市场开始升温、火爆,新私募再次如雨后春笋,侯健也在今年3月份重操旧业。

  从明达一期产品发售到现在,有的股票明达公司一直持有,从来就没有卖出过,这种情况在公募基金里也是少见的,明达公司长期持有苏宁电器,张裕和贵州茅台等,的确为投资者带来了稳定的收益,长期以来,刘明达的主要精力集中在对行业的研究和企业的调研,公司选择的是能够带来持续稳定的现金流的企业,对于盘面的变化,刘明达很长时间都不会去看。

  “主要考虑到牛市行情决不会是昙花一现。根据历史经验,1971年到1989年,日本东京指数上涨了19倍;1990年到2000年,美国的股票指数上涨了5倍。基于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周期,加上人民币升值的预期,全世界都认为中国未来10到20年是一个大牛市。这是大环境。小环境就是目前私募基金的生存环境也在不断改善。我想反正原来就做过,现在又可以通过信托来发行私募基金,机遇非常难得,可能是中国历史性的黄金十年。”

  记者:“不看?不需要,只关注公司价值?”

  在大浪淘尽老一代“坐庄派”后,私募基金的幸存者纷纷向巴菲特致敬。他们以做股东的心态来投资,甚至不做波段。

  刘明达:“我不是说我们完全做到了,这只是我们的理想和目标,很多人20买进,22卖出,或者更高,他没有想到提供这样一个增值的动力来自哪里,真正有效的内在动力是来自公司提供给你的内在价值,公司给你带来的现金流,但是大部分的时候,大家只想到股票差价58.33当这个市场逐渐走向成熟,十几万亿的市值通过短期的资金炒作是不可能持续的,实践证明,这种差价为核心,必然进入一个巨大的风险陷阱,就好像一个空中楼阁,突然把梯子撤掉,你摔下去了,没有人知道这一天什么时候来。”

  凡是到过深圳东方港湾投资管理公司的人,很容易注意到墙上贴着“专注长期股权投资”八个字。其总经理但斌彻底地复制巴菲特,这个大名鼎鼎的私募基金经理电脑里竟然不装股市行情软件,他不看盘。

  尽管没有超额的利润,明达三期产品不到两个月就已经发售完毕,而且门槛从一期产品的每份50万提高到了现在的300万,显然,阳光私募的投资者必须具备比较强的抗风险能力,那么在市场火热的时候,他们为什么愿意长期持有并没有暴利的投资产品呢?记者在明达公司见到一位投资者,他连续购买了明达的两期产品。

  更潇洒者如深圳同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李驰:“找到便宜的好股票买进之后,真的就没事可干了,可以放心去周游世界。”

  投资人:“我不需要什么好几倍的收益,我还有其他的收入来源,我的女儿将来到国外读大学,我就希望这笔钱能够保值增值,他们公司我们也做过很多了解,一直是很稳的。”

  他们牢记巴菲特的合伙人查理·芒格关于价值投资的讲话稿:“欢迎来到Wesco年度股东会,这是一小撮顽固分子的聚会。”

  智能化交易系统“自动”交易

  当基金业笼罩在一片“巴”声时,侯健却认为:“大家都认为巴菲特是真理,这也可能将成为一段时间内市场中最大的风险。”

  刘明达的私募基金通过信托方式,获得了合法身份。据保守估计,沪深股市上的私募基金规模现在已经超过了一万亿元,但是像这样转为信托投资基金的,目前只有100亿元左右,还有大量私募基金现在以工作室、投资管理公司等面目存在,尽管它们身份模糊,不过经历了股市二十多年的大浪淘沙,潮起潮落,已经逐渐成为证券市场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让我们再来看看这类私募基金的生存状态。

  “现在私募基金的理念五花八门,就像民国初年,有留长辫子的,有用根筷子把头发盘在头顶的,也有从西洋回来剃短发的。但我个人认为,中国是一个新兴的市场,和美国的投资环境不可同日而语。只能进行阶段性价值投资,无法完全照搬巴菲特。

  在北京东郊的一个住宅楼里,记者见到了几位私募基金经理,就是在这几间看似普通的房间,几千万的资金在这里进出,在走廊尽头的这间房里,一位基金经理正在通过MSN发出交易指令。

  有人曾这样描述中国的宏观背景:中国政府在上演着一幕惊心动魄的高空走钢索的大戏,在推动经济改革和社会安定之间维持脆弱平衡。在这样复杂的背景下,不确定性将会很大。例如2006年四季度CPI大幅上扬,尤其是粮食指数上扬3.7%。我的校外导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期货证券研究室主任廖英敏认为物价指数将会逐步平缓,但这只是一个预测。如果今年物价指数继续大幅上扬,中央政府肯定要出台调控政策。这种政策的出台,往往有可能形成一定规模的行业和经济周期,对证券市场造成极大影响。”

  邝经理:“收了盘以后下达交易指令,就按照昨天给的指令交易,中途不沟通,我就观察盘面。”

  世人普遍认为巴菲特是价值投资的象征,索罗斯则是利用市场缺陷进行投机的对冲基金的代表。侯健认为这是对索罗斯的误读。“股票市场价格为什么会涨涨跌跌,人们的预期、资金和基本面到底是什么关系,索罗斯是古今中外300多年金融史上唯一对金融市场价格内在运行规律作出了杰出思想贡献的人。索罗斯其实也是价值投资。他只不过是提前发现有价值的东西,然后通过谋事在人,积极推动整个事物朝着自己预期的方向前进。”

  尽管每天都在跟对方沟通,但是邝经理并不知道交易员在哪里,他们甚至没有见过对方,这是只有公司的高层才掌握的机密,这种情形给私募基金的运作增加了几分神秘感,而在另一间房间里,记者见到了一位与邝经理操作方式完全不同的梁经理,在他的电脑前,一些闻所未闻的股票名称一下子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价值投资也绝对不是买入之后就傻等着它涨,而是栽了这棵树后还要去浇水,一直到它开花结果。实际上一个专业的证券投资过程,从调研到跟踪业内上市公司、机构沟通,进入、推进、退出,它是一个谋篇布局、积极推动的过程。证券市场从整体上是个高风险的投资场所,但如果经过精心深入运作,完全可以找到几乎很低风险的路线。成不成功,取决你的专业能力、人脉,更重要的是你有没有顺势而为,从深层次上讲,就是一定要与促进实现金融市场基本功能高度协调一致,不断深入优化金融资源配置。”

  “新月股,要求当天立马涨停,立马出货,选出三个股票,有两个是当天就涨停的。”

  2005年3月20日侯健向高盛极力推荐深万科。他认为在人民币升值的背景下,地产股一定获益颇丰,尤其是万科,这将是一个千载难逢、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当时高盛高华证券公司首席运营官Peter MacDonald与交易部的陆峰经理都非常认可。事实证明,从高盛在深万科H股和A股上的持仓比例以及他们对客户的推荐,都可以看出我是对的。一年半的时间,它翻了6倍。”

  这是梁经理开发的智能化交易系统,据他介绍,每天系统会自动搜索和分类股票,在输入客户的资金帐号和资金量后,系统会按照要求自动完成所有的买卖,记者注意到,有的股票被系统自动标注了金币的符号,这是属于梁经理最近开发出来的新月股品种。

  血的教训

  梁经理:“比如说7月17日莱茵置业,这里有一个金币符号,看这里买进去,这两天就是百分之十几了,联合化纤,看7月16日,提示,五天,50%,一般它连个涨停就卖掉,新月是这样的特性,基本上全自动,从开盘到完成,然后关机。”

  私募基金的经理人往往喜欢在自己的办公室墙上贴一句话来鞭策自己。侯健说他的理念就是不投机,挖掘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按照自己那套思路去推动,实现风险操作。“我以前有过血的教训。2001年7月13日,北京成功申办2008年奥运那晚,北大百年纪念广场通宵庆祝人山人海,我也受这种利好的乐观环境感染,更加上当时不够成熟,16日周一开盘追高买进,结果当天即被深套,被迫止损。”

  记者:“那它都干了你干什么?”

  然而当一个私募基金在圈内打开局面后,各种各样的诱惑随之而来。

  梁经理:“我的作用就是编程,把资金输进去。”

  “几乎天天都有人给我打电话:‘侯健,我正在帮别人做一个重组,马上要成功了,你买一点吧。’但问题是重组不确定性太大了。当你真正在这个行业内拥有广泛的人脉后,你要做的是坚守自己的理念。首先想想是不是违法、有没有风险。其次看即便做成了,能不能作为一个持续的投资业绩。未来进行阳光化操作,即便短期获得了很高的收益,但是把交易记录打出来,其中折射出来的投资理念,未必是一份拿得出去的成绩单。”

  在梁经理的书桌前,摆放着各种计算机专业书籍,据梁经理介绍,为了开发这套系统,他已经投入了10年的精力,这套系统现在已经能够根据记忆中的各种经验自动成长和升级。

本文由威尼斯88330com发布于集团财经,转载请注明出处:<h1>揭秘中国私募基金:几度沉浮 仍游走于灰色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